开学后一个半月,新来了近百名复读生

发布日期: 2017年10月10日 发布人: admin

   

    应届高考生小卞,高考成绩354分,本被南京审计大学录取,却在南审报到日第二天,来到省前中国际分校高复班报名。曾为优等生的他,打算再搏一年,冲刺东南大学。

    来自省前中国际分校高复班的信息,自8月14日开班以来,一个半月内新接收了近百名复读生,刷新了往年的数据。值得一提的是,高复班招生今年出现新动向——继成绩公布、本一本二线发布两个集中报名时段后,大学开学前后是又一个报名高峰。而且,这个时段的高复生,本二线以上的占绝对比例。

    高复班年级主任吕朝阳分析,变化源于高招政策的调整,今年,本二、本三一条线招生,加之平行志愿院校由5所增至8所,考生上本科的机率明显增加。此前,考生多处于观望状态,高复班开学前的报名情况不比往年。但是,平行志愿增加带来另一个问题,高分考生抬高了保底院校的分数,导致原本属于这一层次的考生落榜或进了不称心的院校;此外,还有一部分生源,已被本二院校(实则是以前的本三)录取,但终对学校不满意,所以,开学前后,相当一部分考生踏进高复班。

    圆梦大学后又重新备战高考,这样的“闪退生”,省前中国际分校高复班每年都会遇到,以前是个例,现在有增多的趋势。说到原因,这两年还有了潜移默化的变化,以往多是对专业不中意,现在则“多元化”了,或者是学校地处偏僻,或者整体环境不合意。今年有名“闪退生”,之前被贵州某院校录取,去学校一看,“心凉了半截,学校又偏又小,果断办了退学手续”。

    吕朝阳说,如今学生对大学的要求比较高,不仅挑专业,校园环境、宿舍、饮食样样都要顺心。这些主动复读的考生,参照往年的经验,经过一个月左右的适应期后,很快找到“感觉”,来年高考成绩还不错。


还有一年研究生毕业,却坐进了高复班

作出如此“疯狂”的决定,她是怎么想的

王静(化名),上学期还是南京医科大的一名研二学生,此时,她却坐在省前中国际分校高复班的教室里,和一群“心有不甘”的高四生,一并为来年高考而战。

从天之骄子自动切换至高复生,王静的身份转变,在所有人看来,不可思议。

日前,记者在高复班见到了王静,一头短发,带着眼镜,干练爱笑的她面对记者,敞开了心扉……

 

记者:褪去研究生光环而选择重新复读,常人很难理解。为何作出如此决定?

王静:上学期,我生病休息了一阵。一旦闲下来,想得比较多,对专业,对未来。

我本科在徐州医科大读的是护理学,研究生专业方向是免疫学。但是,我更向往做一名医生。尤其是大四一年的实习经历,让我对医生这个职业有了深刻认识,能够凭一己之力求助病人,那感觉真好。

因护理专业不能考临床医学研究生,所以考研,我选报了免疫学。但两年的实验室经历,让我愈发觉得,这枯燥的生活终究不适合我。

所以,趁着还年轻,我想改变自己。从念头萌生,到办好退学手续,只有两周时间。

 

记者:一个很“疯狂”的决定,当时遭到了身边人的一致反对吧?

王静:父母肯定不能接受啊,他们动用了各方关系来劝我。眼看着研究生快毕业,却回炉参加高考,我妈妈觉得这很丢人。她更希望我“早早结婚生子”,从大四到现在,家里已为我安排了10多场相亲。

也因此,母女俩关系一度僵持,直到高复班开学后一个月,才有所缓和,毕竟木已成舟吧。

直到现在,导师也还在在生气。我是他的首位研究生,之前配合得比较默契,半途而废,他非常失望。就这一点,自感对不起她。

 

记者:以“高龄”身在高复班,适应吗?

王静:第一个月,完全不适应。

压力首先来自于学业, 满负荷的功课压得我喘不过气来。 距离我上一次高考已有7年,且从文科生转为理科生,选测物理、生物两门。最抓狂的是数学、物理几乎听不懂。而一直在学、过了6级的英语,在考试中同样找不到感觉。

相比高复班同学,我的任务更艰巨,除了高考科目,还要应对明年3月的“小高考”科目,所以,每晚学到凌晨1:00,早上6:30赶到学校,已成了我的日常。

 

记者:为何要走读?

王静:因身体原因所限。我的腰椎、骨盆错位,不能长时间坐着,需要不定期做理疗。其实,在高复班坐一上午,身体就吃不消了,完全凭意志力支撑到放学。晚上在家,我只能趴在床上学习。

而且,我是过敏性体质,需长期服药,后遗症就是白天精神不济,也影响了课堂效率。

 

记者:学得这么痛苦,有想过退却吗?

王静:坦白说,一开始,身体和学业的双重“折磨”,让我处于崩溃的边缘。每天放学,边开车边流泪,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太天真了。那一阵,脾气特别急躁,到家后和父母一言不合就吵架。

差不多一个月,也就释然了。前一阵,在研究生QQ群里看到同学拿奖学金的信息,那一瞬间曾失落过,但很快自我调整。我自控力较强,这一年的生活三点一线:高复班、家里、理疗室。

 

记者:明年高考有什么目标?

王静:本来计划考回南京医科大学,但前几次考试颇受打击,毕竟落的功课太多了。现在目标改为“专业优先”,只要跨进“临床医学”这个专业门槛,院校不做过高要求。学校实在不济,以后还可以考研、考博。

 

记者;如果一直读下去,那时间成本很高啊。

王静:如果不重新选择,我很可能做着一份一辈子不喜欢的工作。我还是喜欢“斗志”的生活。

 

记者:是否想过万一失败,将作何打算?

王静:没有“万一”。我已经对学校没有要求了,所以背水一战后,我相信自己。当初,护理学院大几百名毕业生,只有10多人考研成功,我是其一。那还是在白天实习、晚上复习的状态下。而今,我全力投入,有付出就有回报。

再说,我手持“护理”专业的毕业证,还是有退路的。


打印】 【关闭

苏ICP备15046661号-1

常州日报社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