暑期“陪读团”的苦与乐

当前位置:主页 > 乐学新闻 >
发布日期: 2020年08月06日 发布人: admin

学校旁的广场,我在这等钟声响,等你下课一起走好吗?周杰伦的《等你下课》,是酷暑天陪读家长的心声。

几乎每一个给孩子报班的家长回答最多的是这样一句话,“其他孩子都在学,我们不学不行”。

    孩子的暑假培训,“银发族”是接送主力。为了帮助孩子“抢跑”,老人们忙于接送、陪吃,还不得不学会了对于他们来说新的生存技能——学会手机支付、点外卖、下载手机游戏……

      每个有孩子参加暑期培训的家庭,几乎都有一个故事。

   

【一项调查】

银发族是暑期陪读“主力军”

 

时间:本周一上午

地点:市青少年活动中心

 

因疫情影响,常州市青少年活动中心暑期班主要延续是春季班课程。工作日上午,记者在中心转了一圈,发现在大厅里等候的以祖辈为主,一位奶奶说,“孩子爸妈都要上班,只能靠退休在家的老人了。”

记者随机发放了40份问卷,有几个数据,可以反映暑期班的一些现象。

40名家长中,27位都是老人接送、陪读,奶奶(外婆)、爷爷(外公)呈对半开。另外13位是爸爸妈妈,爸爸只有2位,两人刚好当天轮休,临时来陪读,之前也主要是老人接送,还有几位妈妈是全职妈妈,重心就是料理家里和孩子。

目前,每天需要接送两门培训班的家长,有26位,另有6人有时一天得赶3门培训班。住在青枫公园附近的一位阿姨说,孙子四升五,在青少年活动中心报了数学和编程,两门课连着上,中午11:30下课后急急忙忙吃午饭,再赶到恐龙园附近的一家机构学新概念英语,下午1:00开始上课。

在出行方式选择上,电动车是使用最多的交通工具,21人都是开电动车接送。另外13人选择公交出行,有的单程就要花费1个小时左右。家住龙虎塘的一位阿姨说,早上7点就带着一对龙凤胎孙辈出门,赶8:15的第一节课。8名家长表示,孩子上下午都有课,午饭就在中心附近解决,或者点外卖。

等候的家长们基本靠一部智能手机打发时间,刷刷微信、视频,有的还带上了平板电脑,几位阿姨边打毛衣边聊家常。

数据显示,一些老人是中心的常客,15人是第3年来这里陪读,还有14人陪读时间在4年及以上。

 

【陪读故事】

  姨侄俩每天赶公交,单程至少花1.5个小时来上课

上午9:45,阳阳在大姨的陪同下,来到市青少年活动中心。7月25日开始,他来这里上课,10点数学课,下午1点是新概念英语。

相比于多数孩子,阳阳的暑假班赶得颇有些辛苦。他住在钟楼区泰村,坐公交车出行,中途需要换乘两辆公交,从出门到上课地点至少要花1.5个小时。阳阳爸妈要上班,接送、陪读的任务就交给了休息在家的大姨。大姨说,因为路途远,特意挑了上午10点的课,即便这样,还是8点不到就要出门。

    上二年级开始,阳阳便开始来青少年活动中心上课,外公外婆、大姨轮流接送。“我孩子的暑假也是在这里度过的,一眨眼他都大学毕业了。”从儿子陪到外甥,一路走来,阿姨有些感慨,之所以舍近求远来中心上课,更多是因为这里性价比高、学习效果也不错。

     “你来啦!”采访间,大姨看到另一位妈妈走过来,热情招呼。同是陪读家长,她们去年就在这里相识。

   大姨说,中午就带着阳阳到附近简单吃一点,吃完就回到中心在大厅里打个盹。下午两点半下课后去赶公交车,到家总在4点过后,要准备晚饭了。

    

     家有两娃的全职妈妈,暑假都给了孩子

     大厅里,一位妈妈引起我的注意,她面前有本复习资料,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批注,边上是个学龄前小男孩,在做思维训练题。妈妈时不时给小朋友讲解一下。

    这是位全职妈妈,姓周,在市青少年活动中心上课的是大儿子,连续两周的机器人课,上午10点~11点半。周女士住在恐龙园附近,省得赶来赶去,在大厅里等老大下课。

    周女士说,老大五升六,面临小升初的抉择,不管参加民办校摇号是选择学区公办初中,打好底子是关键。假期前,她就制定了详细的暑期安排表,一共6门课,分别是语文、奥数、英语、机器人、钢琴、游泳。其中,英语、奥数的暑期班已于7月底结课。语文是网课,隔天上一个半小时,钢琴今年考10级,暑期加了课,一周两节。游泳每周3次。“小时候的暑期班以兴趣类为主,中高年级倾向学科类。”

     有了二宝后,周女士就当上全职妈妈,暑期“一拖二”,接送老大都得带上老二。出门前总要带上一个大包,装上玩具、绘本、思维训练册,“有时等的时间长,小朋友没有耐心,就陪他玩玩具、讲故事。”

    全职妈妈的辛劳不言而喻,周女士说也有收获,“陪他们的时间长了,亲子关系更好了。”

   

   有苦也有乐,就怕孩子没带好

   周一下午, 家住丽华的陈大伯,在大厅里等孙女下课,小朋友在上舞蹈课。陈大伯说,孩子报了幼儿园的暑假班,周一到周五的上午去幼儿园上暑假班,此外还有园外培训班,接送主要是他负责。周二、周五最忙碌,中午11点10分接回家,12点半赶到市青少年活动中心,下午2点半下课,3点到家,休息片刻再赶去武进万达上4点的英语课。

   等孙女下课期间,陈大伯一般是玩玩手机游戏,手机里新下了好几款小游戏,乏了就打个盹。第一节课下课后,他还要进教室提醒孩子喝水、去洗手间。

    在陈大伯看来,带孙辈也是一种乐趣,看着孙女一天天长大,蛮开心的。 他说,高温天骑着电动车赶来赶去,的确辛苦,但现在一切以孩子为中心,这点奉献精神总要有的,就怕没做好拖后腿。


打印】 【关闭

苏ICP备15046661号-1

常州日报社版权所有